当前位置: 乡村网 > 乡村生活 > 休闲娱乐 > 一部《红楼梦》,是曹雪芹对李商隐的应和 返回首页

一部《红楼梦》,是曹雪芹对李商隐的应和

时间:2019-07-08 17:59来源:中国农村网 作者:
 

 

  《红楼梦》第四十回中有这样一段描写,黛玉说自己最不喜欢李义山(李商隐)的诗:

  宝玉道:这些破荷叶可恨,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?宝钗笑道:今年这几日,何曾饶了这园子闲了一闲,天天逛,那里还有叫人来收拾的功夫呢?黛玉道: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,只喜他这一句:留得残荷听雨声。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。宝玉道:果然好句,以后咱们别叫拔去了。

  很多人看了这一段,会认为黛玉真的不喜欢李商隐的诗,并据此推断出曹雪芹不喜欢李商隐的诗。

  但事实恰恰相反。

  先来看黛玉。其实这是黛玉正话反说的一个例子,是曹雪芹塑造黛玉这一形象独特的叙事策略。从宝钗巧合认通灵到黛玉唤宝玉天魔星,从共读西厢意绵绵到宝钗羞笼红麝串,无一不体现着黛玉用正话反说表达自己内心情感的独特个性,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

  那么,黛玉这里说最不喜欢李义山诗的目的是什么?我们该如何理解这段话?

  这首先是黛玉别有情愫的一种表现。小说写黛玉说完那句话,后面还有半句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。大家注意这个你们,其实明明白白说出来要不留残荷的,只有宝玉一人而已,但黛玉没有说偏你又不留着残荷了,而是用你们;这里的你们,应该包括当时在场并附和宝玉意思、说那里还有叫人来收拾的功夫的宝钗。可见,黛玉不只是生气宝玉说要拔去残荷,而是生气宝钗和宝玉持同一立场,这是她吃醋的一种表现。黛玉是一个情商极高的人,即使是生气,也让别人无所察觉。

  宝玉玲珑剔透的一个人,必然接收到了黛玉的信号,紧接着他说:果然好句,以后咱们就别叫人拔去了。这里,他先用果然好句向黛玉传达了他对黛玉审美趣味的认同,又特别用咱们一词,向黛玉传达了只有我和你才是心意相通命运相交的共同体。前面黛玉的一句你们,后面宝玉的一句咱们,短短两个人称代词,意味深长地刻画出黛玉内心的醋意和宝玉浓浓的爱意。

  其次,这也是黛玉性格使然的一种表达方式。纵观《红楼梦》,从宝玉喝冷酒宝钗相劝,到黛玉借雪雁送手炉奚落宝玉;从黛玉用暖香巧妙试探宝玉,到黛玉旁敲侧击讥讽宝钗对金首饰过分留心;从黛玉讥讽史湘云的金麒麟会说话,到黛玉刻薄宝钗因宝玉挨打而流泪,这些都体现了黛玉语中带刺、话里有话的语言风格。语言反映性格,黛玉时而指桑说槐、时而尖酸刻薄,无一不体现了她在贾府安全感的缺失,以及她与宝玉交往中的任性,因而不时用使小性子、正话反说来试探对方,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与欢愉,这亦是她父母双亡、寄人篱下的身世所致。

  最后,这还是小说情节发展的必然逻辑。众所周知,小说情节的发展有其内在的逻辑关系,自黛玉进府以后,她和宝玉的感情经历了一个由内含到外露、由隐蔽到公开的过程:自第八回探宝钗黛玉半含酸,到第十九回意绵绵静日玉生香;从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,到第二十九回痴情女情重愈斟情;从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,到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,宝黛之间的情感已经到了互诉衷肠、无需藏掖的程度。至此,作者又通过李义山的一句诗句,不经意地点明黛玉故意把宝玉推向宝钗一边(即所谓你们),而宝玉则急于表白自己和黛玉一体的心迹(即所谓咱们),巧妙引出了宝黛之间的爱情表白。

  这么看来,黛玉所言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,只喜这一句,留得残荷听雨声,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,其实是借此迁怒于宝玉和宝钗,而并非是她对李义山诗喜欢与否的真实评价。翻开《红楼梦》,黛玉所咏之诗常和李义山诗有异曲同工之妙,这说明黛玉不仅读过李义山的诗,而且喜欢李义山的诗,甚至可能是最喜欢的。

  我们且看《红楼梦》第二十二回:

  贾政再往下看,是黛玉的,道:朝罢谁携两袖烟?琴边衾里两无缘。晓筹不用鸡人报,五夜无烦侍女添。焦首朝朝还暮暮,煎心日日复年年。光阴荏苒须当惜,风雨阴晴任变迁。

  其中,黛玉所制灯谜中晓筹不用鸡人报一句,化用了李义山《马嵬其二》颔联:空闻虎旅传宵柝,无复鸡人报晓筹。

  又第五十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,写众人咏雪联句,其中黛玉联道:

  剪剪舞随腰,苦茗成新赏。

  这又是化用李义山《歌舞》诗:遏云歌响清,回雪舞腰轻。只要君流眄,君倾国自倾。

  此外,又第七十六回凹晶馆联诗悲寂寞,其中写黛玉、湘云咏雪句:

  蜡烛辉琼宴,觥筹乱绮园。分曹尊一令,射覆听三宣。

  这两联化用李义山《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》颈联:隔座送钩春酒暖,分曹射覆蜡灯红,借以表达宴会的热闹气氛。

  又第二十五回,写黛玉一日饭后,看了二三篇书,自觉无味,便同紫鹃雪雁做了一回针线,更觉得烦闷,便倚着房门出了一回神。脂砚于此有批语云:

  所谓闲倚绣房吹柳絮是也。

  这里脂砚所引诗句,亦出自李义山诗《访人不遇留别馆》:闲倚绣帘吹柳絮,日高深院断无人。

  黛玉是曹雪芹创作《红楼梦》中最钟爱的人物,亦是大观园里艺术鉴赏力和诗歌造诣最深的,她的喜好一定程度上也反映着曹雪芹的爱憎。我们不妨再来看看曹雪芹化用李商隐诗句的例证

  《红楼梦》第十五回,写北静王路遇宝玉,见他语言清朗,谈吐有致,即向贾政笑道:

  令郎真乃龙驹凤雏,非小王在世翁前唐突,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,未可量也。

  雏凤清于老凤声出自李商隐《韩冬郎既席为诗相送因成二绝》中诗句:桐花万里丹山路,雏凤清于老凤声。此句诗意在表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脂砚斋于此批曰:

  妙极。开口便是西昆体,宝玉闻之,宁不刮目哉?

  西昆体是宋代以师法李商隐为代表的晚唐诗风的诗歌流派,脂砚斋不愧为雪芹知音,一语点破他对李义山诗的喜爱。

  又第三十七回写湘云咏白海棠诗:

  神仙昨日降都门,种的蓝田玉一盆。自是霜娥偏爱冷,非关倩女欲离魂。秋阴捧出何方雪?雨渍添来隔宿痕。却喜诗人吟不倦,肯令寂寞度朝昏?

  种的蓝田玉一盆与李义山《锦瑟》中蓝田日暖玉生烟中都用了蓝田玉的典故;此外,颔联自是霜娥偏爱冷,非关倩女欲离魂,化用李义山七绝《霜月》青女素娥俱耐冷,月中霜里斗婵娟。曹雪芹在湘云诗里用霜娥来代替青女、素娥两个女神,意境清幽空灵,冷艳绝俗。

  又第六十二回写香菱学诗,曾讲起:

  前日我读岑嘉州五言律,现有一句说此乡多宝玉,后来又读李义山七言绝句,又有一宝钗无日不生尘。我还笑说,他两个名字原来在唐诗上呢。

  宝钗无日不生尘取自李义山诗《残花》:残花啼露莫留春,尖发谁非怨别人。若但掩关劳独梦,宝钗何日不生尘。这也是解读《红楼梦》中人物命名的一条重要线索。按照这个线索,香菱前后的两个名字香菱和秋菱,也是从李商隐诗中化出:其中香菱出自《河内诗二首》陂路绿菱香满满,秋菱出自《景阳宫双井桐》秋港菱花干。

  曹雪芹在《红楼梦》中,化用李商隐诗句如此之多,可见他是喜欢李义山诗的;因为作者喜欢,所以他笔下倾注了最多情感的黛玉也是喜欢的,只是作者从黛玉的身份性格和特定情感出发,给她设计了正话反说的叙事策略。这就是黛玉说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所蕴涵的背后的意义。从诗歌的角度来说,整部《红楼梦》,其实都是曹雪芹对李商隐的应和。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阅读:
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X